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作家 诗人 心楚依 博客

心楚依新书《秋语》《山水吟》游记已出版《风情独好》《情满春江》散文集已出版请关照

 
 
 

日志

 
 
关于我

老师们好!游记《秋语》《风情》即将出版请大家关注、散文《风情独好》《情满春江》在2010年已经出版,敬请老师和朋友们关照!可在以下网站看到。楚楚身高:170\体重135\爱好:诗歌,散文,音乐歌舞,看书,喜欢宁静,性格:温柔,和善,大度,诗情画意,浪漫恬静,喜欢小桥流水人家,心态:平和安静,承受力较强,对人和事都不过于有什么要求,顺其自然,真心相对,喜欢与诚实而谦和的人交流。网址:神州时代.中国、通用域名:时代中国网、英文 www.sdzg999.com www.shidaizhongguo.com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 游莲花峰  

2010-05-26 11:52:02|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游莲花峰

楚楚(心楚依)

芜湖记者站的郑主任提议,要多这才来多呆几天,要陪我到九华山的北端的莲花峰看看。听他们说那里是很好看的风景区,尤其雾天更为漂亮,他们深知我是个诗人,喜欢那些风花雪夜,有诗意的地方。在东方刚刚泛起鱼肚白的光景,我们就到了空气湿漉漉的平坦寺(小村庄),真是不错,迷离而朦胧罩迷离而神秘,整个风景就像罩了一层薄薄轻纱,看望去像雾、像雨、又像纱帘,神圣如仙境,迷离朦朦如细细纱轻舞,漫无边际地柔柔湿云抚弄着脸颊,浑身感觉有些凉爽和狭义,真实舒服死了。
  我们一行四人,当然那三位都是为陪同我来游莲花峰的,初夏春尾最后的一簇杜鹃,迎面向我摇摆着身子,晃着直直的长臂举着滴血的杜鹃花展示着自己的妖艳表示欢迎我的到来似地。我赶紧举起相机,把它收进我的镜头。记录着第一个欢迎我的使者。我心情由其愉悦兴致极为高涨,怕累的感觉一下子就无影无踪了。  

我们在陡山缓行,一直顺着茂密的竹林、松林盘踞而上。

雾越来越浓,数米远的绿竹和松木,被笼罩着其中,仿佛置身于虚幻之中。鸟儿的鸣叫,被雾掩蔽的闷闷实实,听起来声音有些湿沉不很透亮,润润空气中少了几分平日的甜脆。偶尔,我们停下来,高声地叫喊,发泄心中的积郁,想从自己的声音里找到真实的自己。突然发现,声音也被雾气屏障,传不了平时那么远似的,感觉又被挡了回来。不知道谁说,你们更别指望对面山崖的回音了,遛遛嗓儿痛快痛快就得了。
  用了一个半小时的时间,我们到达了莲花峰的石屋前。站在平台上,手扶栏杆,极目远眺,几十米外的建筑、石岩、山峦尽隐雾中,朦朦胧胧,隐隐约约,似帘、似雾、似云、又似罗面细雨,奇连延绵如梦似仙!让人不由地想起影剧中,仙人拨开云雾偷看人间的情景的场面。尽管此时没有拨开云雾的仙术,却感激这雾的成全我的想象,让凡俗的我领略到神仙身处的意境。
  郑主任对地形是非常地熟悉,他指指点点引我四处观瞻。不知是我们在雾里穿行,还是雾追我们而至,自始至终,身体和视野总被仙气所包裹着。远不见峰,近不见坳。在北面山脊,我们席地而坐,嚼着随手采摘的鲜茶叶,苦涩中带有清香。大家都视目相望,不禁点点头。

郑主任说,“清茶祛暑,消火提神;消炎止渴。”朱老师说,“山的那侧还有个很大的跑马荡,场子很大,可惜呀,今天雾浓看不见;有些遗憾了。”他说着指指右侧。我倒没觉遗憾,一切随缘,在这雾里更是难得的奇遇!雾将这些隐匿,也许这次来就是让我们感觉它的另一个神奇吧。神仙的日子多好!这是抑或恩泽于我,留着空间,任我遐想猜测吧。”我看看三位很得意地说。
  在西侧的苷茅洞前,我择石而坐,听张主任讲述与洞有关的传说,正为那位修行不得法,只欠一日之功而未能修炼成仙的和尚感到惋惜时,猛抬头,眼前豁然一览无遗,被眼前的这一切愕然惊呆了:雾已散尽,豁然清亮而开朗的远处峰峦、近处的茶园,几十米外那具像河马、大象、又像一尊猛兽的岩石,一览眼底。听觉在这一刻也灵敏多了。山下村庄里人们的喊叫声,机器的隆隆发动声,车辆的鸣笛声,清晰得仿佛一切就在耳边。朱老师突然而立,郑老师和那两个,舞臂、叫喊,疯狂大叫,也拉我起来试试,我还有些不大放开,感觉就在光天化日下做些害羞的事一样,不好意思起来。 “喂……郑老师……朱老师……你们好嘛……谢谢你们……我今天非常的开心……”近乎是条件反射似地用双手囚成话筒背身向山峰喊着。大家也都不知喊了些什么,山谷里回荡着我们的声音。

我忽然想起,举相机准备拍摄的那一刹那,浓雾自下而上,滚滚袭来,远处的崇山峻岭,刹那间就影影绰绰了,依稀可见的景致,瞬间,没了山峰,没了岩石,没了树木和花草,甚至连山下的声音也瞬间消逝得便无影无踪。真是造化顺便,无可逝去。
  雾起雾落,清晰朦胧,犹如云卷云舒。我们屏息端坐岩石,静观其变,任茫茫雾气卷席淹没。将我们和这山川裹得严严实实,再悄悄飘然退却。那一瞬间,我真正地感受到远离尘世的脱俗,神奇地心静如至水般的舒畅和轻快。愉悦的顷刻宛如仙人下世……
  真不想下山,是真话。我们下山时,正面遇到挑夫,便问他刚才的奇境的云雾为何变化之块。他停脚,平平地说:“如山上有雾,山下就透彻清明,如山下有雾,那山上必将清朗明亮,这个峰历来如此。”想起早晨上山时的山下的雾气,推测着,那一刻,山上必是清朗明丽。如果在山上,能否遇到莲花峰这般景致,真实洗俗而明心啊!我个人感觉,在莲花峰还是雾态比清朗更为壮观,多了几分山峰神迷和游离的色彩、飘逸似仙的神离而幽静的美丽,因为我喜欢莫则不定迤逦奇神的意境。
  山上的杜鹃大部分都早已凋谢。郑主任说,“秋季的‘十月小阳春’,这里的杜鹃还会开花。秋高气爽的季节,来看滴血的杜鹃肯定是别有情调!就怕请不动您的大驾。咳!难那!”

“没有的话。能不能来我现在肯定不能定,到时候再说。谁知道到时候会有什么事情?秋季赏杜鹃一展丽姿,独魅艳丽,肯定是想来。再说秋季看杜鹃真是第一听到。你刚话音未落我就想象秋季杜鹃的芳香和独美,肯定是不可多得的诱惑?一种景物,两个不同的时节,既是开出同样的花朵,肯定是物由景定,花儿有景趁,意境奇独,花香新美,景像异意。”我说着地看看他们三个的神情。各异想着什么,又都在看我。“其实,我心里是想来的,就怕到时候有事来不了。如果可以,一定再攀莲花峰,来赏秋季杜鹃争艳的绽放。  

……人的一生,哪里说得准,半年后的光景,我在哪里、在做什么?正如小沈阳说的;人,一闭眼就是一天,也许一闭眼就是一辈子。人的事业和生活都是如此啊,相对计划可以斩定;不能说准嘀。”我看看他们,认真地说。

“不会吧领导?那么悲观?”郑主任说。“我不是悲观,也并非推辞,比如说,集体,国家,单位等都可以定夺时间,确切制定严密的计划;你不做他来做,你不来由人来,你完不成有人接替,可针对每一个人来说那就不一样了。只能是斩定性、到时后再说。任何事都不能定得那么死,或许到时候会有比来此地更重要的事情呢?而被挤掉?这也说不准吧?”说完我看看其中三位老师,他们也都认同地点点头。

人活着就应该多去些地方,人的精力和寿命必定是有限的,古人就说过,在有生之年,能动则行,能为则为吗?人要行万里路,读万卷书,才能见多识广。来到莲花峰才能领略和感触这忽明忽雾忽清忽朦的神奇,任何一个地域都有它的独特性;闭门造车是感受不到山川河流的奇特和壮观的。不到莲花山怎能领悟其迷离和仙境之神?和杜鹃秋季开花儿道?上帝造物造人就在如此。

下山,驱车回宾馆。一路上遐想联翩,回味着莲花山峰的奇境:奇雾、奇情、奇感、奇见、奇悟,婆娑迷离,遥怡似醉,似仙似人……

  评论这张
 
阅读(180)| 评论(7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