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作家 诗人 心楚依 博客

心楚依新书《秋语》《山水吟》游记已出版《风情独好》《情满春江》散文集已出版请关照

 
 
 

日志

 
 
关于我

老师们好!游记《秋语》《风情》即将出版请大家关注、散文《风情独好》《情满春江》在2010年已经出版,敬请老师和朋友们关照!可在以下网站看到。楚楚身高:170\体重135\爱好:诗歌,散文,音乐歌舞,看书,喜欢宁静,性格:温柔,和善,大度,诗情画意,浪漫恬静,喜欢小桥流水人家,心态:平和安静,承受力较强,对人和事都不过于有什么要求,顺其自然,真心相对,喜欢与诚实而谦和的人交流。网址:神州时代.中国、通用域名:时代中国网、英文 www.sdzg999.com www.shidaizhongguo.com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 “痴”与文学  

2010-07-13 17:06:57|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痴”与文学
                         楚楚(心楚依)
    读过《红楼梦》的人都忘不了书中的黛玉葬花,她悲感:“侬今葬花人笑痴”。如果在现实生活中,要是有人去葬花,人们一定也要笑他傻里傻气的痴。我们只要留意,现实生活中似乎痴人说梦的人和事也是有的。人们遇到这种情形一笑了之,无暇深研,心理学家、精神分析学家,那就不同了,便会从正常人偶然出现的痴梦傻相的现象中,窥见那种身心秘密的情感,引发黛玉葬花。这个精妙的艺术情节就会出现在书里,揭示黛玉的寄人篱下,多愁多病,多情专一,孤独无助,不能诉说她对宝玉的痴迷;预感自己的悲剧来临。古代社会中许多不幸的妇女都悲叹自己命薄如花。
    唐人杜苟鹤的《春闺怨》:朝喜花艳春,暮悲花委尘,不悲花早落,悲妾是花身。
    这就是以美丽易落的花比喻不幸的女人。黛玉也出于类似的心情而恋花、惜花而葬花。她带着深爱的情殇,拾取落地的花瓣而葬之。表示把自己的心和爱埋葬,感叹自己的孤零和无助,“他年葬侬知是谁”?茫茫天涯谁是知音? 想起家乡,想起爹娘,怎能不凄然泪下?表现了黛玉的深爱和无奈,多情、多病之身,在这里深刻表达得淋漓尽致。所以,黛玉葬花从现实看来是痴,而在艺术中却真实、合理,体现作家别具匠心,对生活细致观察和分析体味的情思。
    我国古典文学中的这类似描写不仅如此,我们称之为艺术中的“痴”趣儿。从艺术的实事出发,不妨贝拾枚举。说痴即傻,傻话属于失言,失言总和人物特殊思想感情有关。再者,《西厢记》写张生游普救寺,以莺莺谋面,一见钟情,无限爱慕;第二天寻机见红娘,拜揖之后,张生:小娘子莫非莺莺小姐的侍妾么?红娘:我便是,何劳先生动问?张生:小生姓张,名珙,字居瑞,本贯西洛人也。年方二十三岁,正月十七日子时建生。并不曾娶妻……
红娘:谁问你来?并非纯粹偶然。表现了,“痴”的纯美和爱慕拙美的原始心里。
  再早《董西厢》没有这段对话。王实甫特别写了,张生的自我介绍突兀冒昧,显得傻里傻气地有些痴,算是失言;却表张生“胆狂心醉”书生十足想见莺莺的心情,实属文中神笔。曹雪芹写宝玉与黛玉初次见面的精彩处:黛玉见了宝玉,便吃了一大惊,心下想到:好生奇怪,到象在那里见过的一般,何等眼熟,但她没有说出来,庄重如礼。可宝玉却痴痴地有些傻气地向贾母说:“这个妹妹,我曾见过的。”初次见面而产生似曾相识的错觉是两个人感到对方的亲切和熟悉,就是一见之好感;是互相都符合自己理想人物,“有心灵相犀通透之感”。再说,他们本是亲表兄妹,面像都带着父母亲的特征所以相熟,似曾相见;但宝玉的说法算是失言失礼,因此,贾母笑道:“可又胡说。你何曾见过她?”宝玉的疯疯傻傻,痴痴迷迷,正是曹雪芹恰当地表现宝玉纯美可爱的一笔。这是王实甫和曹雪芹两位大师,极为传神之妙。
白居易的《采莲曲》写采莲的少女,小船荡漾在荷花深处,她正拿着碧玉搔头(首饰)整弄头发,荷叶掩映之处,突然出现了情人的小船,又惊又喜,手足无措,“逢郎欲语低头笑,碧玉搔头落水中”。倒出水乡姑娘天真可爱的形象,看似痴傻,便显十分鲜活生动。唐人张仲素的《春闺思》,描写蚕妇春天采桑陌上,出神凝思,“提笼忘采叶,昨晚梦渔阳。”她回味昨夜梦魂到了遥远的渔阳,会见戍边的丈夫,以致提着筐笼站在陌上而忘记了采摘桑叶。诗中通过遗忘的现象反映出少妇的痴情爱念。正是人物在特定环境下的私秘情感不自觉地流露。
  现实生活中由于被压抑的感情强烈欲望,往往导致出奇妙的联想。将两件本来不相干的事物联系在一起时属非逻辑,非理性的特殊表现形式;诗人常常如此。例如,唐代民间女诗人刘采春一首五绝:不喜秦淮水,生憎江上船,载儿夫婿去,经岁又经年。
  她的丈夫也许是经商,由秦淮乘船而去,经年不归。按常理,这事与河水、江船是无关连的。可她思念丈夫心切,于是来恨河水和江船。如果没有它们,她的丈夫是不会离去。这种联系虽然毫无道理,这就是“痴”意,但生活中确有此情景。像《艇斋诗话》中的《清平乐》“限死无情江水,送郎一去三年”之句,完全与刘采春的联想类似。脍炙人口的金昌绪的五绝:打起黄莺儿,莫教枝上啼。啼时惊妾梦,不得到辽西。
  此诗被认为唐诗中妙品,即少妇的痴傻:她想作个好梦,飞到边远的地方会见丈夫,于是打起枝上的黄莺,怕鸟啼扰乱她的美梦,这莺啼扰梦,两无关连;去不去辽西与鸟无关。但此景体现了她的天真、单纯和痴的可爱。短短小诗捕捉了生活中瞬间的痴趣儿;犹如,敦煌曲子词中的《鹊踏枝》:叵耐灵鹊多谩语,送喜何曾有凭据?几度飞来活捉取,锁上金笼休共语。……
  少妇听得枝头喜鹊鸣,相信它是来报喜,自已的丈夫快要归来了,结果事与愿违。空喜一场,她恼恨喜鹊说谎,将它捉来锁于笼中,免再报谎言。喜鹊鸣叫时我国民间有个传说是好事临门的习俗;但并不一定预兆她的丈夫归来,由此怒于喜鹊,锁之,岂不冤哉!十足痴傻有趣尔。
  诗词中唐时李端的《听筝》:鸣筝金粟柱,素手玉房前。欲得周郎顾,时时误拂铉。弹筝的少女为了使情人注目自己,故意时时弹错,诗中将“曲有误,周郎顾”将此典故活颇痴悦,表现少女初恋时羞而热烈的心情维妙维俏。宋代女词人李清照前期的《减字木兰花》把少妇娇痴的情态写得活灵活现:卖花担上,买得一枝春欲放。泪染轻匀,犹带彤霞晓露痕。怕邓猜遗,奴面不如花面好。云鬓斜簪,徒要教郎比并看。将花比人妥帖活放,是李清照的别新意靓。词中少妇买得一枝带露的鲜花,“云鬓斜簪”衬托得她更加娇艳;鲜花与美人互相辉映,评定谁更美,她偏偏要丈夫来评。这是她在丈夫面前夸耀和撒娇,这种娇憨、调皮而痴又纯的爱意。
  《红楼梦》第六十二回一段描写:小螺和香菱、芳官、蕊官、藕官、蔓官等四五个人,都满园中玩了一回,大家采了些花草来篼着,坐在花草堆中斗草。这一个说我有观音柳,那一个说我有罗汉松;那一个说我有君子竹,这一个又说我有美人蕉;这个又说我有星星翠,那个又说我有月月红;这个又说我有牡丹亭上的牡丹花,那个又说我有《琵琶记》里的枇杷果。萱官便说:“我有姊妹花”众人没了。香菱便说:“有夫妻蕙”……
  晏殊词中的少女斗草赢了,喜不自胜,似乎天真地拍手笑说:昨晚做了一个好梦,怪不得今天斗草赢了。其实好梦与斗草的输赢没有必然联系;韦庄的《清平乐》写一位少妇,她相信一种英明其妙的民间避忌:莺啼残月,绣阁香灯灭。门外马嘶郎欲别,正是花落时节。妆成不画蛾眉,含愁独倚金扉。去路香尘莫扫,扫即郎去归迟。她相信送别情人不能扫他去的路,如果扫之,他会迟迟不归。这种避忌也是稚幼而痴的傻气。
  人们很欣赏刘禹锡的《春词》:新妆宜面下朱楼,深锁春光一院愁。行到中庭数花朵,蜻蜒飞上玉搔头。春色满园,一位贵族少女梳妆后,信步中庭,无聊地一一数着枝头的花朵,似乎也有点痴。我们常人既是闲着无事也不会去数那些花朵,花开很多,很难数清。诗人就是以这些细节,表现封建社会锁在深闺中的妇女,内心的寂寞和苦闷所产生的春愁。压抑的无聊、无意的行动联系在一起。张祜的七绝:禁门宫树月痕过,媚眼惟看宿鹭窠。斜拔玉钗灯影畔,剔开红焰救飞蛾。写出宫女夜深无聊,灯前斜拔玉钗,从红灯焰里救出可怜的飞娥。飞蛾投火,正如良家女子入宫,向往生活的自由。 
  陶氏的《苏幕遮》:等候郎来,细把相思诉。看着梅花花不语。花已成梅,结就心中苦。
  这些词里都共同表现了一种痴情,深爱、专注,情感是,由压抑而入痴。情人的离去,使这痴情失去了依附的对象,成为一种浮游的感情;所以达到入痴的地步。于是便附于目触的事物,例如词中的“东风”、“春”、“月”、“流水”、  “梅”。它们成了寄托情人的情感媒介或象征,而构成无尽的相思。“痴”,是与附着的事物没有必然的联系,这里偶然的联系在旁人看来是荒唐而不解,当然被人们认为痴傻。痴,在词人眼里尤其深婉癫情,曲折可爱,最耐人寻味,最富于艺术感召的魅力。
宋人严羽说:“诗有别趣,非关理也。(《沧浪诗话·诗辨》)”所谓“理”是指思理,或现在的逻辑性。严羽认为诗自有它的艺术趣味,不涉理路。与理无关,这种说法虽不严谨,却有卓识,它强调了诗的艺术特殊性。关于“别趣”,可从多方面理解。我们所说的艺术痴傻,是强调人物的特殊情感和特殊心理;也算“别趣”一种吧?艺术中的痴趣,并非真痴和实傻,那是生活观察的感受;信手拈来,自然清新,趣味无穷。
作家对人物的精神世界隐秘探索:“看似寻常最为奇崛,成如容易却艰辛”。这是艺术大师呕心的努力宣辕和体察的自然,所达到的妙境。我所说的痴傻,正如妙境。古人曰:“非奇非怪,剥落文采”;“自然”而“妙”也,妙趣而横生亦。如唐诗的韵,宋诗的理都是臻至妙趣。只要细心领略其妙,感觉艺术中的痴傻绝妙之处,即可体察妙不可言之艺术之境。它表现的痴傻之处即妙不可言之境,与现实人们生活中的痴与傻是大不一样的、别趣儿,就在于其内在的隐秘、强烈及凄美的感情深处的追忆和思美的反常表现。
所以西方心理学家将这类精神现象归入变态心理学,成为变态心理学研究的对象之一。我们不得不佩服我国古代大师们对生活的认识精细入微。用艺术高超的手法,来捕捉人们瞬间的内心复杂而隐秘的精神感情世界,美妙地体现在字里行间活生生表现出来;更值得我们赞美的是,他们的精神从现代心理学观点来看,是形象深刻的“痴”的唯美“傻”的纯美呈现在人们面前。伟大的批评家别林斯基认为:“现实主义的两个基本条件是真实的外界描写和内心世界的忠实深刻的表达”;(见季摩菲耶夫:《文学发展过程》中)。我国古代文学艺术中的“痴”与“傻”艺趣儿,早已作到,内心世界的忠实深刻鲜活完美刻画,和外在的完美世界相结合了。使中国的文学艺术在古代就达到了鲜活而纯美的艺术境界。
 
  评论这张
 
阅读(109)| 评论(3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