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作家 诗人 心楚依 博客

心楚依新书《秋语》《山水吟》游记已出版《风情独好》《情满春江》散文集已出版请关照

 
 
 

日志

 
 
关于我

老师们好!游记《秋语》《风情》即将出版请大家关注、散文《风情独好》《情满春江》在2010年已经出版,敬请老师和朋友们关照!可在以下网站看到。楚楚身高:170\体重135\爱好:诗歌,散文,音乐歌舞,看书,喜欢宁静,性格:温柔,和善,大度,诗情画意,浪漫恬静,喜欢小桥流水人家,心态:平和安静,承受力较强,对人和事都不过于有什么要求,顺其自然,真心相对,喜欢与诚实而谦和的人交流。网址:神州时代.中国、通用域名:时代中国网、英文 www.sdzg999.com www.shidaizhongguo.com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 老屋  

2011-04-11 15:35:08|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老屋

                                                                                心楚依

 

 

镇上姨妈家那稀疏的篱墙三间老屋,不高的鸡舍,草垛,农具,以及屋间弥漫的炊烟;在一片浓密的树木掩映下着,原本是由农舍合并而成的很老很老;房梁上布满苔痕和蛛网,沉静在过往的岁月里。

打记事起,老屋就安静地坐在那里,屋檐下做针钱姨妈婆婆说,这老房子怕是已有百五十年历史了吧。屋顶的瓦楞上满是厚积的尘垢和绿苔,蒙尘的窗纸洗白了无声的岁月。暗黑色的脊宇间,不时有邻家栗色猫轻轻跳过黄昏,倏忽于暗淡的暮色里。

老屋静静地弥漫着回忆的气味。许多次,我在它四周徜徉,总会想起年迈的姨奶奶,她的遥远多桀的命运,与这沉默无声的老屋仿佛承载着某种相同的宿命。几十年来,她在这里劳作、喘息,亦哭亦笑,伴随着她寂寞的时光悄然老去,似乎一辈子也没有离开过这片生养的土地。

院墙的角落里,几朵零碎的野花零零地在风里摇扯着,没有人来打扰它们的花期,也不会有人正视它们的存在。它们就这样蛰伏在时光面前,低垂着卑微的头颅。岁月在这里凝滞不前,仿佛这一切,都是静默的存在。黄昏垂落在屋檐上,几只青绿的草虫潜伏在屋角顶上的高高野草上,弹唱着幽然的曲调。我伫立在窗前,把这一切都汇笼在我的心上。在举眉远眺的瞬间,我希望我的目光越过远山和流云,穿越岁月的尘埃与浩瀚的星迹,沿途拾回过去的岁月那些身着粗布衣裳的玩童。

红旗在远山的腹地迎风招展,山底小学校下课的敲钟声赫然在耳边响起,那穿越时空的声响从遥远的童年跌宕在眼前,鼓震着我的耳膜。放晚学的孩子们冲出校门,竞相追逐着往家赶。回转身,在场院的木墩上,孩子们正摊开书本,匆忙地赶写作业。而身后,永远是母亲们那欣慰的眼神。

乡间如此幽静。巷道上一声声牛铎响起,晚归的村民赶着拖车,正慵懒地往家中走去。我的姨夫是个干练的男人,他正蹲在门前的草垛旁上嚼着煨熟的老玉米梆子。我的姨妈在炉灶边生火煮饭,房檐上的炊烟在落日下闪着银光,突突向上喷雾,柴禾的味道在我们四周漫开,那种醺醺的味道,既温馨又温暖,让我禁不住热泪盈眶。

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在这座破旧的宅院里,姨妈永远是主角。那袅袅的炊烟,熏白了她的发鬓。而今,屋檐下做针线的姨奶奶已经作古,她坐过的石凳孤独地蹲在那里一动不动。许多次,我走近它,我都能感到姨奶奶身上的味道及她的体温。姨妈也迅速变老,她的脸庞有时光雕凿的痕迹。如今,她鬓发斑白,目光也日渐混浊好像看不清我一样。她守望儿子的眼神依然不减当年,盼望我的到来而在落日的余辉里放光,姨妈不堪负重的身影,时常让我寝食难安久久不能离去得那种难受。

又是一年的春季,在一阵绵绵细雨中,老屋的土墙在一天夜里轰然坍塌,整座老屋倾斜在风雨之中。姨妈几次想找人将它重垒起来,但最终未能如愿,这已成为她的遗憾,使她心中挥之不去的阴影。如今,表弟他们一家都搬出了老屋多时,划新宅基地吃紧,老屋占据的地盘便成了姨夫兄弟们相争的一块风水宝地了。他们彼此撕破脸皮,忘掉一奶同宗的亲昵,都说老院子有自己的一份。姨奶奶去世时仍为此惴惴不安,致使每当我回到这里,我的心就隐隐作痛。

前段时间,我又回来看望她们。经过老屋门前时,我看到儿时那扇从未锁过的大门,被一把锈迹斑斑的铁锁紧紧地锁着,自从姨妈挪走后,这里的一切竟变得如此萧条。门框和窗户斜靠在哪里,门槛上那些被我们触摸得光滑的青砖上,还隐约残留着儿时伙伴们用粉笔写下的歪歪扭扭的文字,以及门框围栏上那一道道长短不一的身高线。这一切,竟是如此亲近又是如此遥远。蒙尘的时间无所不能,就这样将我们童年时代的每一寸成长印记,悄然地覆盖。

院子里的树木因为历经年月栽培,已变得郁郁葱葱。苦楝树的细叶在晨光中绿得发亮,那些紫色的碎花散落在墙头,引来不少鸟雀在哪啄食。冬去春来,岁月流转,如今我已经长大,成了中年,老屋也在时光中老去,飘摇在风雨中,像一张寂寞的嘴巴,在风里张着,却没有发出任何的声音。

 

  评论这张
 
阅读(373)| 评论(4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